月桐秀眉微蹙,她单臂压制在男人脖颈,另一只手去摸自己随身带的手铐,眸光却在下一秒怔愣,面色骤变。

暴雨在凹陷的草地积出了水洼,八角灯廓的余光正好映照出一张陌生的面孔,女子一袭嫣红罗裙凌乱不堪,半露,骑胯在男人身上,姿态极其暧昧。

这一秒,月桐如遭电击,身下再度传来男人平稳而醇厚的嗓音——

“你真是……百里月桐?”

百里月桐?是这具身体正主的名字么?月桐突然意识到自己魂穿了,脑海里瞬间涌出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四皇子?”

意识到这个男人的身份,月桐眸底划过一丝复杂。

君煜麟深邃的眸底划过一道锋芒,冷冽的寒光落在她的身上:“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唯有一点……本王绝不会娶你!”

“这我就放心了!”

月桐毫不迟疑的拉开了与男人之间的距离,喜欢他的人是百里月桐,并不是她。

她冰冰冷冷的这句回答,反倒让君煜麟怔愣当场,只见女人毫不羞涩的当着他的面利落的拾起一地湿嗒嗒的衣裳套在身上,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站住!”

看着女人转身就要离开,君煜麟突然大喝一声,鹰眸深处漾着难解的惑色,她就这样走了?

月桐清冷转身,冷冽的水眸静静凝盯着他,似是在问他叫她做甚?

君煜麟又是一怔,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百里月桐,眸光清冷充满智慧,冷静地简直不像话,她……不会是失身受刺激后连话都不会说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